Profile Photo
水晶女孩的杂货铺💅🏻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

韩旭婚礼头一天晚上,秦歌一直劝我别去了,说什么跟谁过不去也别跟自己过不去,人生苦短要及时给自己找乐子之类的话,我说我礼金都搭了,我好歹得去吃回来吧,要不然我太亏了。他说我无药可救,白白浪费他的时间。其实我只是想让自己放下,虽然这样想会有点矫情,但我确实是这样想的。

看到我坐在桌前的时候,秦歌用一种看怪物的表情看着我

“你是不是受刺激太大疯了呀”

我回头想瞪他一眼,无奈被宽大的帽檐挡住,就什么也没说。不过也不能怪他,因为我今天来的时候,没有洗头,没有化妆,随便套了一件比我大两圈的大红卫衣,戴着帽子像一个不明生物。不过还好韩旭当年不和我们一个班,他们班的那些同学我也不认识,免去了不必要的寒暄,我就能一门心思放开肚子吃。倒是秦歌一副我不认识这个疯女人的样子,恨不得躲去别桌吃饭。

舞台上司仪的声音听得我头疼,但是新娘出现的时候惊艳了我一下,我过来的时候看到酒店门口放着新人们的人型牌,上面写着兩个名字:韩旭,杜若诗。我看着她披着白纱,长长的裙摆安静的拖在地毯上,手里捧着用百合和淡粉色的绣球做成的捧花,两个小花童穿着新人同款小礼服,一丝不苟的边走边撒花瓣,这样温馨的情景让我眼前一湿,因为我还真是,没有一点比得上人家。

我没等到他们来敬酒便走了,没想到秦歌追了出来说要送我回家,我心里一热想着还是姐妹好,不过他说因为怕我这样影响市容,吓到出来遛弯儿的爷爷奶奶。坐在车上,我没有像上次一样跟他抢电台,反而他开口说:

“你要是想哭的话就哭吧,别自己忍着,反正你在过街天桥那次都哭得那么惨了我也没嫌弃你。”

那时我们读高三,正是考试压力最大的时候,有一次就是因为模考的成绩不理想,加上一周没有看到韩旭,我就觉得他一定很烦我开始躲着我,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是多么令人悲伤的一件事,我便在回家路上拉着秦歌哭哭啼啼,搞得那天我回家的时候饭都凉了,秦歌更惨,因为他家二老把饭都吃完了也没给他留,害得他饿了一晚肚子,第二天非要我请他吃早餐。

想到这里我突然笑了起来,笑着笑着就开始掉眼泪,等到他开到我家楼下的时候,我也哭得差不多了。虽然是这么多年的老朋友,可是现在眼睛红肿,鼻头发红的囧样还是让我觉得尴尬,道了别,我正准备往楼上跑,后面传来秦歌的声音

“今晚9点我来接你,带你去一家我超爱的夜店,有party等你呦”

说完便走了,留我一个人站在楼道口发懵,不过我敏锐的耳朵捕捉到了“夜店”二字,便撒腿跑回家开始收拾,虽然很久没去过了,但我不能坏了夜店小王子的名号呀。

晚上秦歌来接我的时候,我对自己一下午的成果感到满意:红色的裸肩裙外穿了保暖用的大衣,尖头高跟鞋在脚踝处系了一根绑带,头发被挽个发髻盘在脑后,再用正红色的口红配上深棕色稍淡的烟熏妆,秦歌说我终于开始像个正常人了。我很受用的点点头,然后催促他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,因为我只在初冬的夜里穿了一条薄丝袜。

秦歌果然对这个城市每一个灯红酒绿的场所了如指掌,还没进去,就差点被里面的音浪掀翻。秦歌和里面的男男女女一副很熟的样子,我懒得和别人瞎聊,索性脱下大衣跑去舞池里自娱自乐起来。

几个小时之后,秦歌拖着已经神智不清只知道傻乐的我边走边说:

“你倒是少喝点儿呀,你前些年白练了,醉成这样,今天要是我不在你就完了”

我也知道我喝醉了,因为现在秦歌在我眼里有三个脑袋,不过我为了证明我的酒量,偏要咬着牙拎着包自己回家,又招来秦歌的一阵臭骂。

正推推拉拉跌跌撞撞地走着,秦歌的电话突然扯着嗓子响了起来,我虽然没听清电话那头说了什么,但大致意思就是今晚另一个主播有事不能来,于是节目总监叫他过去紧急救场。以前听他说这个总监比“女魔头”还难搞,于是我深明大义的表示我真的可以自己打车回家,让他尽快去工作别丢了饭碗,毕竟我还要经常赖他蹭饭吃。说着还踩着高跟鞋走了几个模特步表明我真的没问题。

秦歌一边给同事打电话一边拉着我,正发愁的时候,突然看到不远处站着一位熟人,就好像一下看到了救星,开心的冲着那边喊:

“林熠清,林熠清,这边,这边!”

林熠清顺着声音看过去,是秦歌,旁边还拉着一个歪七扭八胡言乱语的人,直到走近才发现是陆离。

“她这是怎么了,找我有什么要帮忙的?”

“她喝醉了,我正要送她回家,可是工作上有急事我现在得赶紧回台里,可不可以麻烦你送她回去,她一个人我不放心”

“嗯,好吧”

林熠清一边说着一边接过醉醺醺的陆离,还不忘打趣:

“喂,小短裙,你这样落我手里,不怕我拍你黑照?”

“太谢谢你了,改天请你吃饭!”说着秦歌钻进车里,一溜烟开走了。

“喂!秦歌,你还没告诉我她家住哪儿!喂!”

林熠清看着绝尘而去地秦歌苦笑一下,索性也不去赴约,帮着神智不清的陆离系好安全带,向叶澜山方向开去。

晚上上山的人很少,林熠清沿着盘山公路向山顶开,他没有开音乐,一路上只有头顶的星星和路旁一棵棵被甩到身后的树陪着他们,林熠清看看旁边歪着头靠在座椅上睡得正熟的人,心里突然像今晚的月光一般温柔。

“终于等到你,小短裙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北鼻们元宵节快乐!比心❤️

评论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