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rofile Photo
水晶女孩的杂货铺💅🏻
  1. 私信
  2. 归档
  3. RSS

姐姐
归程的列车上,空荡而无聊,本来就下雨的天气,冷气还很足。窗外的景色由城市变为农田,再由荒山变为平原。随手翻开一本书,看到了一个YY 出来的温馨故事,大概就是讲作者作为一个哥哥,怎样由对身为哥哥的职责一无无知到疼爱自己的妹妹,甜宠程度让我的少女心指数直线上升,直到最后发现原来一些只是作者的想像,他那个肤如凝脂吹弹可破的宝贝妹妹,早在18年前死在天朝人民伟大的计划生育政策中,他也只能在笔下感受一下作为哥哥的圣洁与伟大。

不过,这么一来,却让我想起了我的姐姐,当然,这里说的不是我的亲生姐姐,在90年代的计划生育大浪潮中,都是公职的父母是绝对不会为了再要一个孩子而去顶丢饭碗的风险。姐姐是大舅家的女儿,从小玩在一起,跟亲生的也没什么区别。反正闲来无聊,便讲讲我们俩的故事吧。

大多关于小时候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,只是始终清楚的记得,从我出生一睁眼开始,我就有一个大我7岁的姐姐。那种感觉挺奇妙的,闺蜜的私密聊天,热闹的同学聚会,甚至和男孩子的约会,我从她的小尾巴变成电灯泡,直到现在虽然身为一只单身狗,但早已对身边的情侣们的各种花式虐狗产生抗体,想想还要归功于我的姐姐,让我在专注电灯泡一百年后
,百毒不侵。话题扯回来,小尾巴和电灯泡的工作虽然有些尴尬,但也让我听到了许多诸如,这是你妹妹啊,长得真可爱;好听话啊,比我妹乖多了…现在想想,我小时候脸红嘟嘟,肉嘟嘟,穿的又都是姐姐的衣服,能可爱到哪里啊,不过儿时的我听到那些话还是挺受用的,就心甘情愿甚至自告奋勇的当起那些哥哥姐姐们的哨兵,传话人儿。每次愉快玩耍的末了,总要伴着我姐的一句:别告诉我妈!

前面过年的时候,我和妈妈去给姥姥家打扫屋子,翻出一堆旧物,好多都是我和姐姐自制的玩具,看到那些瓶瓶罐罐,忍俊不禁,真是挺佩服小时候的我俩,制作的什么厨房用具,医疗用具还挺像摸像样。就想起我们俩小时候,无论什么东西都可以被我们拿来做过家家的东西,各种角色扮演,从老师,医生,到仙女,公主,当然多数时候是她在折腾我,不过我倒也乐在其中。


其实有个姐姐是一件挺好的事儿,小时候,她可以陪我玩儿,被別的小朋友欺負了,就可以驕傲的說:哼,你等著我姐來收拾你。青春期,她懂我所有的秘密,慢慢带我走进女孩子的世界,让我知道哪个牌子的BB霜更轻薄,哪个牌子的面膜更好用,我不用担心没有衣服穿,她的每一件都正适合我的尺寸;不用担心没的玩儿,她知道这座城市每一个可以醉生梦死,灯红酒绿的地方;她像我的探路人,用自己的亲身经验告诉我许多许多,告诉我不要去种睫毛,因为掉的时候连自己原本的也会一同脱落,背着妈妈给我涂指甲油,五颜六色的那种,带我去吃冰激凌,喝咖啡⋯讓我覺得,有個姐姐,是一件很酷的事兒。

不過撇開這些,我們倆的性格習慣真是天差地別。我愛安靜,喜歡讀書,不挑剔,生活節儉。她喜歡熱鬧,花錢大手大腳。不過我倆還算有共同愛好——旅行。

時光就這樣走啊走,轉眼間,我終於熬過苦逼的學生時代,進了大學。而她呢,終於結束了愛情長跑,走進了婚姻殿堂。那個曾經叛逆,甚至有點非主流的女孩兒,就這樣披上了婚紗,嫁作人婦。記得她結婚那天,我穿著迷彩服站在操場門口,等著進場去表演什麼愚蠢的軍訓方陣,就這樣,我錯過了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。也許老了以後再回想起這件事,那種遺憾還是不能散去吧。

有一個放大版的你陪伴著你走過那段佈滿荊棘,險象從生的青春期,還有那段粉紅色的少女時代,她是我的小幸運。




评论
热度(1)